另港澳赌王
今天是:

文化之窗

首頁 > 文化之窗

好 人(小小說)

來 源:黃河網 發布日期:2018年09月17日

字號: 打印

張薈瑤     

汽車行駛過黃河大橋時已是傍晚,赤日西斜,透過車窗向外看,如果不仔細分辨,很難發現河道中央的那條細流。細流兩岸,大片裸露的河道中河沙已經被太陽曬干,風吹過,揚起一陣細塵。很難想象,這竟然就是我們的母親河。黃河的水量連平時的1/10都不到,以往波濤東去的壯麗景象早已不見,只留下兩岸干涸的灘地。


車上,老李和大劉都沒有說話。他倆都是水政監察老隊員了,在這一帶黃河上下不知跑了多少回,但像這樣沒有生機的狀況,卻是頭一次見。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,但親眼所見仍然觸目驚心,過了大橋,急性子的老李囑咐司機:“再開快些!”


今天早晨,水政監察支隊接到上級命令,由于最近一直沒有有效降雨,下游水文站下泄流量已經低于預警流量,必須盡快采取對策。支隊立即召開了會議,在經過緊急協調后決定派遣老李和大劉前往沿黃揚水站,監督灌區執行水調命令。


揚水站離黃河大橋不遠,過了黃河十幾分鐘就到。二人下車后,卻聽見不遠處的引水渠里傳來水聲,連忙跑到水渠旁一看,渠里竟然仍在流水,潺潺水聲與方才所見干涸的黃河形成強烈對比,老李心頭一陣焦躁,沖著來迎接的站長老安就是一通“連珠炮”。


“老安!中午我們出發前不是說好的嗎?給你打電話的時候,你不是說馬上就關閘嗎?怎么還在放水!”


大家都是熟人,老安早已習慣老李的急性子,他神秘地笑了笑,安撫道:“天太熱,你火氣這么大。跑了一天了,來,先進屋喝口水吧。”


“不喝。”老李站在渠邊不動,“你先把水閘關了。”


“閘不著急關,咱們坐下來,你聽我慢慢說……”老安拽著老李,然而老李紋絲不動,臉色越來越嚴肅。


“還慢慢說?還不著急?黃河都快斷流了,你還要等到什么時候?你們這是,這是要抽干母親河的血!”


老安聽了,不樂意了,他嗐了一聲,一攤手,說:“我也知道這是母親河,可是我不敢下閘啊。你要是敢,你下命令,我下閘。”


老李一跺腳,吼道:“為什么不敢?關!現在就關!”


第二天一早,老李和大劉便守在揚水站的控制室,生怕不堅定的老安開閘放水。從控制室的窗戶望出去,便能看見黃河,老李和大劉不多時便去窗邊看一看,巴不得下一次看時,外面已是波光粼粼。


余下的時間,兩人便在房間里來回踱步,這段時間對于他們來說,既短促又漫長。


還沒到正午,外頭突然喧鬧起來,好像在吵嚷什么,中間還摻雜著老安無奈的勸說聲,老李和大劉互相看了一眼,向外走去。只見水閘邊聚了一群人,將老安團團圍住,你一句我一句。


“從昨天下午開始就沒水了!”


“就是!我們交錢用水,你憑什么不給放水?”


“快放水!沒水要你這個站長干啥吃!”


老李和大劉還沒聽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,不知道是誰說了句:“就是這兩個人!是他們讓下閘的!”


圍著老安的人群立即沖過來圍住了老李和大劉。


“你們是什么人,為什么來管揚水站的事?”


“憑什么不給放水!我們要澆地!”


“快放水,今天就放!”


老李和大劉這才明白,這都是灌區的老鄉,來找老安要水的。老李、大劉和老安差點磨破了嘴皮,苦口婆心勸了一早上,“黃河調水的政策”“維護黃河健康生命”的重要性不知說了多少遍,好不容易才把老鄉勸走。


老安擦了擦臉上的汗,苦笑著說:“知道為啥不能關閘了吧?群眾工作難做啊!”


老李梗著脖子說:“再難也不能放水!”


揚水站供應著土默川平原上百萬畝耕地的灌溉用水,這一下閘,影響到的農戶有好幾千,找上門的老鄉越來越多。


第二天,老鄉們白吃白喝在揚水站,大有不放水就吃窮揚水站之勢,老李不為所動。


第三天,老鄉們派出“婦女工作組”,大嬸大媽們坐在水閘邊抹眼淚,大劉臉皮薄,被罵得滿臉通紅,老李仍面不改色。


到了第四天,天還沒亮,控制室外就擠滿了人。老鄉們再也不愿意聽什么國家政策、保衛母親河的宣傳了,他們舉起拳頭喊:“放水!放水!”


老安立即妥協:“好好好,馬上就放,你們別激動,好不好?”


老李急了,吼:“不能放!”


黑壓壓的人群沖上來,想要沖進控制室。


“再不給放水,莊稼就要旱死了,要是救不活莊稼,就把你填黃河!”


“填黃河”是本地方言,這已經是非常嚴重的威脅了,然而老李擋住控制室的門吼:“就算是把我填黃河,今天誰也不能動閘門!”


夜靜了,老鄉們已經散去,老李坐在房間里,用酒精棉球給傷口消毒。白天場面混亂,好幾次他都差點被推倒,身上的幾處擦傷都不知從哪兒來的。


大劉推門進來,問道:“你沒事吧?”


“沒事沒事,老鄉們雖然生氣,畢竟嘴硬心軟,還能真把我老李填黃河了不成?”老李忍著疼打哈哈,又問,“你去哪了?怎么臉色這么難看?”


大劉在他對面坐下來,摘下眼鏡,抹了把臉,低下頭,半晌才道:“我借了個車,去灌區看了看……情況不太好。半人高的玉米,葉子全耷拉著,小麥更不用說了,葉子都黃了。老李,再這么限水,老鄉們今年怕是要顆粒無收了。”


一直樂觀的老李,這下也沉默了。


“我們關閘,是為了保衛母親河,可保衛母親河怎么能和老鄉的利益沖突呢?”


太陽升起,又是萬里無云的一天。農戶習慣早起,可現在他們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,卻不知該去田里看看瀕死的莊稼,還是該再去揚水站“鬧事”。就算再去,誰都拿那個倔脾氣的老李沒招,怎么辦?


忽然,村里的大路上跑來一個人,一邊跑,一邊喊:“來,來了!來了!”


大家莫名其妙,問:“誰來了?你好好說!”


那人停下腳步,喘了口氣,匆匆道:“水,水來了!渠里來水了!”


悠悠黃河水,此刻正順著土默川平原上大大小小的渠系,滋潤著干渴的莊稼。莊稼有救了!農戶們沸騰了,大家一傳十、十傳百,呼朋引伴帶上農具,奔赴田間,修毛渠,墊畦土,玉米終于又昂首挺胸,小麥也抖擻精神,農民們看著自己的莊稼恢復生機,都松了一口氣。


忙活完后,大家忽然疑惑起來。怎么回事?那個倔老李呢?那個寧可填黃河也不許開閘的水政監察員哪去了?大家誰也沒言語,卻不約而同騎上自行車,趕往揚水站。


一進揚水站,只見大劉和老安正站在閘門旁觀察流量,大家左看看右看看,卻不見老李。


“老李呢?閘開了,他莫不真跳了黃河不成?”


大劉和老安相視一笑,大劉指指調度室,說:“你們去那里看看吧。”


大家還沒進調度室,便聽見了老李的大嗓門:“流量還有多少?那好,你再堅持堅持,再讓我們放一會兒,等老鄉們澆完了地,我們就關閘!”


原來,老李和大劉連夜協調,和上下游進行實時調度,在保證黃河下泄流量的同時開閘放水,這才救活了老鄉們的莊稼。


老鄉們不知說什么才好,感動,后悔,原來老李是好人!


老李卻毫不在意地哈哈大笑:“這不是我的功勞,這是上游水利樞紐和下游水文站幫忙,再加上實時調度新科技的功勞。以后呀,我們會幫助老鄉們改進灌溉模式,有計劃地用水,避免出現這種與河爭水的局面,還可以遠程監控,人都不來現場,直接在電腦上一按操作鍵,就能開閘、關閘,再也不怕你們把我填黃河里了,哈哈……”


老鄉們紛紛搖頭,擺手,說:“不會、永遠不會!”
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
笑聲順著波濤傳出去好遠。陽光下,黃河水波光粼粼,像一匹金色綢緞,在微風下潺潺流動。



 


來 源:黃河網 發布日期:2018年09月17日

字號: 打印

另港澳赌王 彩票大小单双能赚钱吗 刷水套利技术 3d复式直选8价格表 时时彩预测软件哪个好 2019彩霸王正版免费资料 如意平台彩票是骗局揭秘 重庆时时彩坑人一幕 快乐时时b盘 北京pk10官网视频直播 128福彩下载